用户名:
密 码:
家谱家史
中师时代-1960年-7
作者:admin   更新时间:2011-09-20 07:46:13
1960年10月2日
和劳书记到总指挥部,一路上和劳书记畅谈学校、老师、同学。劳书记很平易近人。我把我的看法统统向劳书记倾吐。劳书记很满意,问了我许多事情。区文教局冯同志失约未来。劳书记让我写学校下乡劳动的总结汇报。
看报纸,《毛泽东选集》第四卷出版发行,多么令人振奋的消息啊!一条消息,区工人露天俱乐部举行专题赛诗会,可惜我不能到会。愿我的朋友们,那些我熟悉的业余创作的大哥们大抒其情,热烈祝贺你们啊!
 
1960年10月3日
生活的浪花在沸腾,周围全是新鲜的湿润的诗的气流。祖国的光辉沐浴着的我们的青春,如花似锦的红专大道广阔地向前展开……
我,一个属于无产阶级的知识青年,在生命途中,不断补充实践的滋养,承受劳动的洗礼,按照毛泽东思想的启示,走上纯真、朴实而丰富多彩的与工农兵群众相结合的道路,成为天宇中星云的一珠,忠诚地为整个人类的幸福反射真理的光辉。
太阳刚刚露出半面脸的时分,我接到了郎恩才写给我的信。急忙拆开,心里涌上一阵不易消逝的喜悦。读来信,仿佛与他重逢,听到了他的声音,见到了他那工人的刚毅的面容……握紧手中的镰刀,走在丰收的稻海麦浪里,我酝酿着给友人的回信。
我依旧是一块不成熟的生铁,需要长久的锤炼、铸造和加工,才能炼成“钢锭”,才能成“器”,为党和人民所灵活应用。
诗友的来信又鼓起了我写诗的热情,加剧了动脉的跳动。我的金星笔尖没有生锈,我这未成型的男低音也从未停止过歌唱。我愿和诗友们在党的文艺道路上,携起手来,阔步高歌。愿友谊像北斗七星一样牢不可破!
 
1960年10月4日
到沙岭指挥部,把总结交给张霖老师。李诚元老师看过一遍。中午劳书记从学校回来,对我写的总结表示满意。
 
1960年10月5日
今天下午返沈阳,病号同学先行。不知怎么搞的,老师知道了我淋巴腺发炎了,让我也跟大车一块走。大约是昨天我跟崔碧龙讲了我的病情吧?头晕,一路上,腿简直像木栓活塞似的拉不开。风挺硬的,穿着崔碧龙借给我的雨衣,很暖和。一路与刘桂兰同学谈到许多事,她心地挺善良,就是有点胆小怕事,不得罪任何人。近中午11点到了学校。从学校回到家。
 
1960年10月6日
脖子上渐渐地肿起来了。嘴巴子里头起了个小疙瘩,周身发烧,头晕。到北市场中药铺,没什么药,有一种特效药“万应锭”,一角五分一包,太贵了!没舍得花钱。
从药铺到北市新华书店,看了一会儿书。《毛泽东选集》第四卷到了,但买它,得有1952年预订的单子,凭单子供应。
 
1960年10月7日
早晨起来,脸“胖”了!可笑的只是左边一面“胖”。头沉得要命,周身热乎乎的。
下午3点钟在食堂会餐。晚上仍发烧,吃了三片消炎的药。
我自觉病得不轻,感觉不好。
假使因为病魔的折磨,过早地结束了我的生命,我所叹息的绝不是我生活在世的时间的短促,而是没有为党为人民为祖国为社会放射出我应该放射的生命的火花,是因为辜负了党和人民的培植,造成了极大的浪费,使我即使长辞于世也合不上这两只惭愧的眼睛啊!
(中间丢失了一个本子)
 
1960年11月10日
在报刊上看到这样一段令人深省的话:“一个人若是能够永远不停止呼吸该有多好!然而人生究竟是有限的,所以我们都立下雄心,抱定大志,以努力工作来加速人类最崇高理想的实现,我们在工作上和学习上跟时间赛跑,赢得了时间,从而延长了自己的生命。”我每天若是比别人多用功两个小时,四天就是八个小时,按八小时工作制,我四天就顶别人的五天,每四天就比别人多活了一天!
知识的海洋太广阔了,太宽大了!——在太原街新华书店里走了一圈儿,进去时还是皞日当空,等着满载着新奇的喜悦和求知的贪欲出来时,已经是繁星满天、灯河人流时分了。哎呀,我知道的东西太少太少了!少得可怜之至啊!何时才能将我急需的哲学、文艺的初步知识,再多一些填进我空虚的脑子呀……
 
1960年11月11日
几天来读《叶圣陶选集》,颇长见识。叶圣陶原名叶绍钧,江苏吴县人,1894年生,1911年中学毕业后当过十年小学教师,1921年开始,先后任中学和大学教师;1921年1月,文学研究会成立,他是该会十二个发起人之一。1923年起在商务印书馆任编辑八年,1931年改任开明书店编辑,直到1948年。抗战中曾一度去大学任教;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任中央人民政府出版总署副署长,现任教育部副部长,兼人民教育出版社社长。这部选集包括1919年至1944年的作品,多半取材于知识分子及小市民的生活,对知识分子剖析得相当深刻。我读了《逃难》、《邻居》、《一篇宣言》、《寒假的一天》、《感同身受》、《一包东西》等篇。
 
1960年11月12日
走进新华书店,一眼望见庄严的主席半身石膏像,像前开设了一个“主席著作抄写台”,我高兴地坐下,捧起了渴望已久而从未曾摸过的《毛泽东选集》第四卷,翻来覆去地看着书的封面那伟人像,一遍又遍地在心里默诵着“毛泽东选集第四卷”、“毛泽东选集第四卷”……可看到了!急忙翻开,一字一句一页一篇地读啊读,觉得心地渐渐宽广起来,亮堂起来了。每一篇文章都是一支巨大的火把,照亮了革命的道路,引导人们从胜利走向胜利。每个字,每句话,都是金光灿烂,但又是那么通俗明朗,读着读着……“同志,请回吧!我们下班了!”一位售书员拍了拍我的肩膀,打乱了我不可抑制兴奋的憧憬,我才意识到新华书店已经下班了,电铃响过了,我怎么就没有听到!不觉在书店里坐了三个半钟头了!
针对有的同学太在乎吃,我写了一首讽刺小诗《餐厅内外》:
“中午,饭来了。你瞧他——两只手直拨拉:‘这个还小一点儿,嘿,这个嘛,还比较大。’往自己碗里,捡上三个‘合格的’,管别人,干什么?人家都还没动手呢,他呀,呛起来了。想一想,为什么?”
“‘今天么,还不大离。三个,都是挺大的……’‘哼,你倒知足了,得看跟谁比。你瞅人家四中,又吃了一顿大米,卫星酒家,惠发园,油饼,花卷,还是带馅的……’‘唉,别提了!咱们学校真丧气,谁知道,他们都是怎么搞的?’”
听听,这角落里的声息,吃饭专家的高谈阔论,满肚子是个人主义的垃圾!
 
1960年11月13日
今天全校到沈阳铁路路基工地进行义务劳动。
早晨的太阳以她强大的生命力,给工地送来了黎明的曙光,天空中弥漫着寒冷的雾气,满载着钢铁、粮食、建筑材料和煤炭的货车和满载着旅客的客车来往奔忙,穿梭似的交错而过,奔驰着,吼叫着,在早晨的雾气里留下一朵朵久久不散的浓烟……
工地的面积特别大,两边的小房屋正准备迁移,已经显现出长条土坝一样的路基雏形。在劳动的沸腾的人海中,无数面大大小小的彩旗飘扬着,彼起此落的打夯声、呼号声,战胜了一小仗或者攻破了一个难关而引起的喜悦的欢笑声,夹杂在叮叮当当的工具的乐曲中,自然形成了一支无限美好的前奏,振奋人心,鼓舞斗志,假如你此刻来到了这工地上,会发出无限的感叹……
在一个小帐篷的屋脊上,喇叭响了,一支强有力的革命进行曲——《社会主义好》,荡漾在整个工地上,“沈阳二师义务劳动大军阵地广播站现在正式播音了!”随着这一声宣告,我看见每个战斗员热气腾腾润红的脸上,透露出喜悦和欢快,手中的锹镐舞得更欢了。铿锵的锣鼓声,伴着锹镐垦土的旋律。天冷,冷不了我们的热情;地硬,没有我们的决心硬。誓挥汗雨筑路基,保粮保钢呈威风……这是英雄们气吞山河的豪言壮语,请看英雄们的行动!一片小树林子不是移走了吗?一个个土坡土坑不是成为了平坦而宽广的路基了吗?报捷书,决心书,挑应战书,如大海的波浪似的一个接着一个,一个胜过一个:“半小时完成了移植任务……”稿子叠成一打子,并且还在逐渐加厚,广播员又喜又急地宣读不绝。老师们一个个都和同学们一个样,紧张地战斗着。高校长累得满头是汗,把外衣都脱了,庞梁老师和刘兴东主任两个人担着一个筐子,土装得满满登登的,像上供的馒头似的,上去下来,灵活得像燕子。中文组和政教处的老师们形成了一条龙,蔓延在土坡上,热火朝天地迅疾地传递着土篮子。再看那边,几个同学正使劲地拔一棵较大的树,像鲁智深似的拔着,另外两个人用手挖着树根下带冰碴的泥土,“一,二,三!”树身摇晃了几下,拔出来了,接着是一片欢呼,这是胜利者的欢呼啊!
中午吃饭时,有的人把饭端到自己的阵地上,坐在还没完成的树坑里,一边吃一边寻求窍门……为了铺好路基,为了使沈阳与外市的相通的大门敞开,为了给钢粮的先行官——运输元帅让路,人们不把自己的最大限度的力量贡献出来是不甘心的。
 
1960年11月14日
电车一个劲地摇晃,我怕累伤了我的眼睛,便将书本合上,收到书包里。这时,我才发现一位抱着婴儿的妇女站立在我前面也许很久了!我很羞愧地赶忙让了座位,心里很不自在,脸热乎乎的,可能涨红了。怨恨没有人告诉我。唉,胸前还佩戴着“沈阳二师”的校徽,真太丢人了!那妇女向我谢了一下,便坐下来了。
我看见母亲怀里米黄色毯子包裹着的婴儿约一周岁左右,胖胖的、白白的小脸蛋儿露在外面,嘴里衔着母亲的乳头,安然地睡着了,额头上缀着一个圆圆的红点儿,小脸蛋儿两边拍着红粉,头顶着毛线织的帽子,那毛线,一段红,一段蓝,一段黄,一段绿,一段白,再上面是一个红色的绒球。
母亲永远是伟大的!
1960年10月2日
和劳书记到总指挥部,一路上和劳书记畅谈学校、老师、同学。劳书记很平易近人。我把我的看法统统向劳书记倾吐。劳书记很满意,问了我许多事情。区文教局冯同志失约未来。劳书记让我写学校下乡劳动的总结汇报。
看报纸,《毛泽东选集》第四卷出版发行,多么令人振奋的消息啊!一条消息,区工人露天俱乐部举行专题赛诗会,可惜我不能到会。愿我的朋友们,那些我熟悉的业余创作的大哥们大抒其情,热烈祝贺你们啊!
 
1960年10月3日
生活的浪花在沸腾,周围全是新鲜的湿润的诗的气流。祖国的光辉沐浴着的我们的青春,如花似锦的红专大道广阔地向前展开……
我,一个属于无产阶级的知识青年,在生命途中,不断补充实践的滋养,承受劳动的洗礼,按照毛泽东思想的启示,走上纯真、朴实而丰富多彩的与工农兵群众相结合的道路,成为天宇中星云的一珠,忠诚地为整个人类的幸福反射真理的光辉。
太阳刚刚露出半面脸的时分,我接到了郎恩才写给我的信。急忙拆开,心里涌上一阵不易消逝的喜悦。读来信,仿佛与他重逢,听到了他的声音,见到了他那工人的刚毅的面容……握紧手中的镰刀,走在丰收的稻海麦浪里,我酝酿着给友人的回信。
我依旧是一块不成熟的生铁,需要长久的锤炼、铸造和加工,才能炼成“钢锭”,才能成“器”,为党和人民所灵活应用。
诗友的来信又鼓起了我写诗的热情,加剧了动脉的跳动。我的金星笔尖没有生锈,我这未成型的男低音也从未停止过歌唱。我愿和诗友们在党的文艺道路上,携起手来,阔步高歌。愿友谊像北斗七星一样牢不可破!
 
1960年10月4日
到沙岭指挥部,把总结交给张霖老师。李诚元老师看过一遍。中午劳书记从学校回来,对我写的总结表示满意。
 
1960年10月5日
今天下午返沈阳,病号同学先行。不知怎么搞的,老师知道了我淋巴腺发炎了,让我也跟大车一块走。大约是昨天我跟崔碧龙讲了我的病情吧?头晕,一路上,腿简直像木栓活塞似的拉不开。风挺硬的,穿着崔碧龙借给我的雨衣,很暖和。一路与刘桂兰同学谈到许多事,她心地挺善良,就是有点胆小怕事,不得罪任何人。近中午11点到了学校。从学校回到家。
 
1960年10月6日
脖子上渐渐地肿起来了。嘴巴子里头起了个小疙瘩,周身发烧,头晕。到北市场中药铺,没什么药,有一种特效药“万应锭”,一角五分一包,太贵了!没舍得花钱。
从药铺到北市新华书店,看了一会儿书。《毛泽东选集》第四卷到了,但买它,得有1952年预订的单子,凭单子供应。
 
1960年10月7日
早晨起来,脸“胖”了!可笑的只是左边一面“胖”。头沉得要命,周身热乎乎的。
下午3点钟在食堂会餐。晚上仍发烧,吃了三片消炎的药。
我自觉病得不轻,感觉不好。
假使因为病魔的折磨,过早地结束了我的生命,我所叹息的绝不是我生活在世的时间的短促,而是没有为党为人民为祖国为社会放射出我应该放射的生命的火花,是因为辜负了党和人民的培植,造成了极大的浪费,使我即使长辞于世也合不上这两只惭愧的眼睛啊!
(中间丢失了一个本子)
 
1960年11月10日
在报刊上看到这样一段令人深省的话:“一个人若是能够永远不停止呼吸该有多好!然而人生究竟是有限的,所以我们都立下雄心,抱定大志,以努力工作来加速人类最崇高理想的实现,我们在工作上和学习上跟时间赛跑,赢得了时间,从而延长了自己的生命。”我每天若是比别人多用功两个小时,四天就是八个小时,按八小时工作制,我四天就顶别人的五天,每四天就比别人多活了一天!
知识的海洋太广阔了,太宽大了!——在太原街新华书店里走了一圈儿,进去时还是皞日当空,等着满载着新奇的喜悦和求知的贪欲出来时,已经是繁星满天、灯河人流时分了。哎呀,我知道的东西太少太少了!少得可怜之至啊!何时才能将我急需的哲学、文艺的初步知识,再多一些填进我空虚的脑子呀……
 
1960年11月11日
几天来读《叶圣陶选集》,颇长见识。叶圣陶原名叶绍钧,江苏吴县人,1894年生,1911年中学毕业后当过十年小学教师,1921年开始,先后任中学和大学教师;1921年1月,文学研究会成立,他是该会十二个发起人之一。1923年起在商务印书馆任编辑八年,1931年改任开明书店编辑,直到1948年。抗战中曾一度去大学任教;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任中央人民政府出版总署副署长,现任教育部副部长,兼人民教育出版社社长。这部选集包括1919年至1944年的作品,多半取材于知识分子及小市民的生活,对知识分子剖析得相当深刻。我读了《逃难》、《邻居》、《一篇宣言》、《寒假的一天》、《感同身受》、《一包东西》等篇。
 
1960年11月12日
走进新华书店,一眼望见庄严的主席半身石膏像,像前开设了一个“主席著作抄写台”,我高兴地坐下,捧起了渴望已久而从未曾摸过的《毛泽东选集》第四卷,翻来覆去地看着书的封面那伟人像,一遍又遍地在心里默诵着“毛泽东选集第四卷”、“毛泽东选集第四卷”……可看到了!急忙翻开,一字一句一页一篇地读啊读,觉得心地渐渐宽广起来,亮堂起来了。每一篇文章都是一支巨大的火把,照亮了革命的道路,引导人们从胜利走向胜利。每个字,每句话,都是金光灿烂,但又是那么通俗明朗,读着读着……“同志,请回吧!我们下班了!”一位售书员拍了拍我的肩膀,打乱了我不可抑制兴奋的憧憬,我才意识到新华书店已经下班了,电铃响过了,我怎么就没有听到!不觉在书店里坐了三个半钟头了!
针对有的同学太在乎吃,我写了一首讽刺小诗《餐厅内外》:
“中午,饭来了。你瞧他——两只手直拨拉:‘这个还小一点儿,嘿,这个嘛,还比较大。’往自己碗里,捡上三个‘合格的’,管别人,干什么?人家都还没动手呢,他呀,呛起来了。想一想,为什么?”
“‘今天么,还不大离。三个,都是挺大的……’‘哼,你倒知足了,得看跟谁比。你瞅人家四中,又吃了一顿大米,卫星酒家,惠发园,油饼,花卷,还是带馅的……’‘唉,别提了!咱们学校真丧气,谁知道,他们都是怎么搞的?’”
听听,这角落里的声息,吃饭专家的高谈阔论,满肚子是个人主义的垃圾!
 
1960年11月13日
今天全校到沈阳铁路路基工地进行义务劳动。
早晨的太阳以她强大的生命力,给工地送来了黎明的曙光,天空中弥漫着寒冷的雾气,满载着钢铁、粮食、建筑材料和煤炭的货车和满载着旅客的客车来往奔忙,穿梭似的交错而过,奔驰着,吼叫着,在早晨的雾气里留下一朵朵久久不散的浓烟……
工地的面积特别大,两边的小房屋正准备迁移,已经显现出长条土坝一样的路基雏形。在劳动的沸腾的人海中,无数面大大小小的彩旗飘扬着,彼起此落的打夯声、呼号声,战胜了一小仗或者攻破了一个难关而引起的喜悦的欢笑声,夹杂在叮叮当当的工具的乐曲中,自然形成了一支无限美好的前奏,振奋人心,鼓舞斗志,假如你此刻来到了这工地上,会发出无限的感叹……
在一个小帐篷的屋脊上,喇叭响了,一支强有力的革命进行曲——《社会主义好》,荡漾在整个工地上,“沈阳二师义务劳动大军阵地广播站现在正式播音了!”随着这一声宣告,我看见每个战斗员热气腾腾润红的脸上,透露出喜悦和欢快,手中的锹镐舞得更欢了。铿锵的锣鼓声,伴着锹镐垦土的旋律。天冷,冷不了我们的热情;地硬,没有我们的决心硬。誓挥汗雨筑路基,保粮保钢呈威风……这是英雄们气吞山河的豪言壮语,请看英雄们的行动!一片小树林子不是移走了吗?一个个土坡土坑不是成为了平坦而宽广的路基了吗?报捷书,决心书,挑应战书,如大海的波浪似的一个接着一个,一个胜过一个:“半小时完成了移植任务……”稿子叠成一打子,并且还在逐渐加厚,广播员又喜又急地宣读不绝。老师们一个个都和同学们一个样,紧张地战斗着。高校长累得满头是汗,把外衣都脱了,庞梁老师和刘兴东主任两个人担着一个筐子,土装得满满登登的,像上供的馒头似的,上去下来,灵活得像燕子。中文组和政教处的老师们形成了一条龙,蔓延在土坡上,热火朝天地迅疾地传递着土篮子。再看那边,几个同学正使劲地拔一棵较大的树,像鲁智深似的拔着,另外两个人用手挖着树根下带冰碴的泥土,“一,二,三!”树身摇晃了几下,拔出来了,接着是一片欢呼,这是胜利者的欢呼啊!
中午吃饭时,有的人把饭端到自己的阵地上,坐在还没完成的树坑里,一边吃一边寻求窍门……为了铺好路基,为了使沈阳与外市的相通的大门敞开,为了给钢粮的先行官——运输元帅让路,人们不把自己的最大限度的力量贡献出来是不甘心的。
 
1960年11月14日
电车一个劲地摇晃,我怕累伤了我的眼睛,便将书本合上,收到书包里。这时,我才发现一位抱着婴儿的妇女站立在我前面也许很久了!我很羞愧地赶忙让了座位,心里很不自在,脸热乎乎的,可能涨红了。怨恨没有人告诉我。唉,胸前还佩戴着“沈阳二师”的校徽,真太丢人了!那妇女向我谢了一下,便坐下来了。
我看见母亲怀里米黄色毯子包裹着的婴儿约一周岁左右,胖胖的、白白的小脸蛋儿露在外面,嘴里衔着母亲的乳头,安然地睡着了,额头上缀着一个圆圆的红点儿,小脸蛋儿两边拍着红粉,头顶着毛线织的帽子,那毛线,一段红,一段蓝,一段黄,一段绿,一段白,再上面是一个红色的绒球。
母亲永远是伟大的!
[回到目录]
友情连接:
主办单位:沈阳市档案局(馆) 技术支持:辽宁众信同行软件开发有限公司 辽ICP备05003772号
单位地址:沈阳市和平区沈水路196号 邮编:110004 电话:86-24-23346105 访问人数: